TOP

疫情所致合同損失如何分擔和解除
2020-06-05 10:44:18 來源:聯系電話18153207199 作者: 【 】 瀏覽:29次 評論:0
 
 
2020年疫情期間,各項防疫管措施出臺,各種商業活動、企業生產、旅游出行、文化消費、房屋租賃等產業的正常運行都遭受了很大的影響。預計很多合同處于履行難中,是解除合同、還是推遲履行,損失由誰承擔?隨著疫期的延長,合同損失會進一步擴大。目前“新冠”疫情尚未過去,相關的合同糾紛尚未提起訴訟爭議。小編參考“非典”的類似案例,以及“不可抗力”的法院判例,進行一些共性分析,供合同中各方參考,盡量協商合理解決問題,減少損失,避免法律糾紛。
 
 
 
小編不喜歡咬文嚼字,盡量寫的大白話一點。先看案例A。
 
“非典”疫情中的案例A 從2003年打到2014年,經歷一審、上訴、重審、抗訴、再審,小編認為其中內容頗值得參考。
 
最后的案例D是一個旅游合同的處理實例。
 
法院案例A
 
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     (2013)遼審二民抗字第14號
 
基本情況
 
2002年,A公司與B公司簽訂《租賃酒店協議書》,A公司承租B公司的酒店,用于經營蛇餐館,年租金100萬元,10萬元保證金,租賃期限為5年,若提前終止承租,A公司需賠付50萬元給B公司。后A公司對所租房屋進行裝修。2003年5月,A公司以“非典”疫情及政府部門下文通知暫停一切出售、收購、獵捕野生動物為由,將酒店停業,并撤出酒店。
 
A公司觀點摘錄
 
此因非典的不可抗力而要求終止合同。雙方協商同意解除合同,B公司應返還保證金10萬,及其他所欠費用。
 
B公司觀點摘錄
 
停業不是不可抗力,政府下發的停止野生動物經營活動的通知,但B公司除了經營野生動物外,還有其它業務,與“非典”疫情沒有直接關系。雙方簽訂了五年合同,不能因為短短的兩個月“非典”疫情而完全解除合同。合同解除不是雙方協商結果,是B公司假借“非典”疫情的違約行為導致合同解除。
 
抗訴機關觀點
 
本案因有關部門防治非典疫情采取行政措施導致B公司無法正常經營,應當認定為不可抗力的范疇。關于合同解除后如何處理的問題。“非典”系不可抗力因素,不可歸責于合同任何單獨一方,故由此導致的合同無法履行所造成的損失應由合同雙方分擔。本案B公司因合同解除,而導致合同履行的期待利益受到損失,依據前條規定,從公平原則考慮,A公司應分擔B公司所受損失。故僅應部分免除A公司責任,而不能全部A公司責任。
 
法院觀點摘錄
 
本院認為,關于是否系不可抗力的原因所致問題。A公司租賃酒店的經營范圍包括餐飲、客房等兩部分。政府部門下發的緊急通知,僅是停止野生動物的經營活動,受到影響的只是餐飲部分,客房經營仍可正常進行。此外,經調閱大工商檔案,其經營范圍為“中餐加工零售;煙、酒、飲料零售”,并非專門從事野生動物的餐飲經營,野生動物經營活動的停止,只是對其餐飲經營造成部分影響而不是全部。由此可見,因“非典”疫情和政府有關部門因此而下發的停止野生動物經營的通知,只是對A公司的部分經營活動造成影響,尚不足以導致租賃合同“直接”或“根本”不能履行,本案不能據此認定為雙方合同的解除系不可抗力的原因所致。
 
A公司沒有按照合同約定期限支付租金,行為構成違約,應承擔違約責任。但A公司在本案中的違約行為,畢竟與“非典”疫情的發生所導致的部分經營活動不能完全正常進行有一定的關系,且其自身也遭受了較大的經濟損失,故違約金的數額應適當減少給付,結合本案的實際情況,酌定為150000元為宜。
 
疫情是否屬于“不可抗力”?
 
答:屬于“不可抗力”。
 
理由一:參考2003年“非典”疫情的影響,法院將“非典”認定為“不可抗力”。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防治傳染性非典型肺炎期間依法做好人民法院相關審判、執行工作的通知》
 
(三)由于“非典”疫情原因,按原合同履行對一方當事人的權益有重大影響的合同糾紛案件,可以根據具體情況,適用公平原則處理。因政府及有關部門為防治“非典”疫情而采取行政措施直接導致合同不能履行,或者由于“非典”疫情的影響致使合同當事人根本不能履行而引起的糾紛,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條和第一百一十八條的規定妥善處理。
 
PS: 已廢止,但可參考。不排除最高法會針對本次“新冠”疫情發布類似通知。
 
《合同法》
 
第一百一十七條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據不可抗力的影響,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當事人遲延履行后發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責任。
 
本法所稱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預見、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
 
第一百一十八條當事人一方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應當及時通知對方,以減輕可能給對方造成的損失,并應當在合理期限內提供證明。
 
理由二:商務部辦公廳印發《關于幫助外貿企業應對疫情克服困難減少損失的通知》:一、各商會將協助有需求的企業,無償出具因疫情導致未能按時履約交貨的不可抗力事實性證明。
 
理由三:按《合同法》“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預見、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通常指三類情況:
 
1、自然災害  (排除)
 
2、政府行為  (排除)
 
3、社會異常事件  (符合)
 
新冠”疫情符合“不可抗力”的三個條件,屬于其中的“社會異常事件。
 
疫情下,合同想解除就能解除嗎?
 
那是不是,受疫情影響,合同出現了履行難(比如運輸問題,生產問題),或者履行成本過高(材料上漲,人工上漲),或者解除合同會有更高的利潤(合同標的物價格上漲),合同就能以”不可抗力“為理由單方面解除呢?
 
案例A給出了答案,”不可抗力“不是解除合同的絕對理由。疫情滿 足不能預見,不能避免兩個條件,還要以履行不能為前提,要滿足”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只有在疫情影響到合同目的實現,導致合同不能履行的情況下,才能解除。雖有影響,但是影響不大,或者有辦法能履行的,都不符合法定的解除條件。要具體合同具體具體分析其不能履行的合理性、受影響程度,不能因為發生疫情或其他客觀情況出現即要求免責。
 
例如,因疫情而叫停的旅游業務,旅游社就符合“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旅游合同的目的無法實現,可以法定解除。
 
“不可抗力”是法定解除權,即使合同中有沒有約定解除條款,合同雙方都可行使解除權。
 
按照文旅部(中國文化和旅游部)統一要求,國內旅游團隊業務和機加酒服務已于本月24日起停止。對于部分出境團隊,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27日之前還可以繼續出行,但27日之后包括出境團隊在內的所有團隊游業務和機加酒服務將全部暫停。
 
合同法
 
第九十四條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當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
 
 
 
法院案例B
 
最高人民法院   (2019)最高法民終960號
 
本案中,凱利公司辯稱,其無法如期完成案涉地塊規劃指標的調整,系因2017年9月海南省人民政府出臺的“兩個暫停”政策導致,屬于不可抗力,不應認定其構成違約。
 
早在2016年2月23日海南省人民政府便實施了“兩個暫停”政策,《資產轉讓合同》于2017年7月15日簽訂,凱利公司作為在海南省三亞市登記注冊的專業房地產投資公司,海南省人民政府的“兩個暫停”政策不屬于凱利公司在簽訂該合同時無法預見的客觀情況,現凱利公司主張相關政府政策調整構成不可抗力進而主張其應免責,依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PS:不滿足“不可預見”的客觀情況。
 
 合同解除后損失如何承擔
 
法院案例C
 
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再220號
 
“非典”期間的承包費5萬元,一審法院根據公平原則判決各承擔50%即2.5萬元,“非典”屬不可抗力因素,原審根據公平原則判決并無不當。
 
有觀點認為,不可抗力是法定免責事由,《合同法》117條已經規定“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所以雙方各自承擔損失。
 
案例A和案例C說明這個觀點是錯誤的
 
首先,即使滿足法定解除條件,本著合同誠信,公平的角度,當出現“不可抗力”時,解除合同一方應及時通知對方,以減小可能給對方造成的損失;另一方收到通知后應該采取措施減少損失,而不是認為是對方違約,應該賠償損失,而不采措施只顧追對方承擔違約責任。
 
所以遭遇不可抗力的一方,不及時通知對方,造成對方損失增加的,對增加的損失不能免責。被解除的一方,接到通知后,不采取措施,放任損失增加,對增加損失不能要求對方承擔。
 
那在雙方都無過失的情況下,損失應該如何承擔呢,《合同法》第117條規定的是”,根據不可抗力的影響,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即是法院可根據具體情況進行裁量,從案例A、案例C可知,很可能是按公平原則分擔。
 
 特定法律對不可抗力損失的規定
 
個別行業法律對不可抗力有具體的規定,以《旅游法》為例,本次疫情導致大量的合同不能履行,后續的處理有大量的損失金額需要統計,作出旅游社與旅客雙方滿意的處理方案。
 
以XX旅游社的處理方案為例,
 
以XX旅游社的處理方案為例
 
《旅游法》
 
第六十七條因不可抗力或者旅行社、履行輔助人已盡合理注意義務仍不能避免的事件,影響旅游行程的,按照下列情形處理:
 
(一)合同不能繼續履行的,旅行社和旅游者均可以解除合同。合同不能完全履行的,旅行社經向旅游者作出說明,可以在合理范圍內變更合同;旅游者不同意變更的,可以解除合同。
 
(二)合同解除的,組團社應當在扣除已向地接社或者履行輔助人支付且不可退還的費用后,將余款退還旅游者;合同變更的,因此增加的費用由旅游者承擔,減少的費用退還旅游者。
 
(三)危及旅游者人身、財產安全的,旅行社應當采取相應的安全措施,因此支出的費用,由旅行社與旅游者分擔。
 
(四)造成旅游者滯留的,旅行社應當采取相應的安置措施。因此增加的食宿費用,由旅游者承擔;增加的返程費用,由旅行社與旅游者分擔。
 
顯然,按《旅游法》的規定,受”新冠“疫情影響不能出團的,屬于合同不能履行,旅游社可以解除合同,屬于(二)的情況。而已經出團的,假如因”疫情“影響導致合同不能完全履行的,可以變更合同。因此發生的損失和費用,分擔是不同的。 
 
以取消出團解除合同為例,按《旅游法》,已經發生的費用,如酒店房費、包車費用、地接旅游社的費用、機票等等。假如費用的收取方(履行輔助人)與旅游社有簽訂協議,費用不能退還,或者需要扣除一定的比例的話,這些損失,都是由旅客承擔,旅游社在扣除這些費用后,余款才返還給旅客。旅游社損失的主要是自身的費用和利潤,這也是本著分擔的原則。對于國內團,旅客損失相對較小。對于出境團,旅客的損失估計會比較大,在感情上比較難接受。
 
再回頭看XX旅行社的處理方案,并沒有簡單粗暴的按上述的規定處理,而是提出了三個方案,盡量化解糾紛,減少損失,還是值得點贊的。
 
 
 
畫外音:
 
疫情無情人有情,合同雙方應該本著互相理解、公平合作、互利互惠、積極變通出發,雙方盡量積極變通,解決困難,促使合同的繼續履行,以此減少雙方損失。假如合同實在無法履行,學習XX旅行社的處理,盡量化解客戶的不滿,爭取雙方滿意的解決方法。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
Tags:勞聯 紀德力 勞務外包十大品牌 勞務派遣 人事代理 責任編輯:laolian
】【打印繁體】【投稿】【收藏】 【推薦】【舉報】【評論】 【關閉】 【返回頂部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 
上一篇企業要共享價值鏈 下一篇企業內耗問題分析和研究

????

???????: ????: (????????)
?? ? ??:
???????:
???????:

相關欄目

最新文章

全國免費服務電話:400 000 7199

集團電話:4000007199 監督服務電話:18153207199

地址:青島市高新區招商網谷基金谷2號樓201 企業郵箱:[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勞聯網絡  [email protected] 2011-2015 By 青島勞聯集團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魯ICP備13026635號-1  聯系我們

 

 

我要啦免費統計
广东快乐10分钟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