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他用生命捍衛守候
2020-05-28 16:34:21 來源:聯系電話18153207199 作者: 【 】 瀏覽:40次 評論:0
 
 
探親的大巴從海拉爾,穿越茫茫草原。綿延不息的額爾古納河,遠遠望去,像一條潔白的哈達,盤繞在起伏的山嶺之間。
 
 
汽車一路北上,直達一個叫“黑山頭”的地方。劉婧璇和母親看著窗外隔斷云天的群山,似乎能觸摸到父親劉長旺26年前從沂蒙山區來到這里時的心緒變遷。駐地百姓告訴她,這里只有“冬和夏”,一年至少有一半時間被冰雪覆蓋。夜晚,除了寂寥的星辰,看不到一絲燈火。
 
看不到燈火,卻時有山火。2003年4月,距離駐地300多公里外的林場突發山火,劉長旺正是搶險隊伍中的一員。那時,劉婧璇和母親剛從沂蒙山區搬到離劉長旺當時的營區較近的海拉爾勝利小學附近。盡管距離縮短了,但由于劉長旺平時任務繁重,一家人還是很難相見。聽說任務完成后,劉長旺返營時可能經過家門口,劉婧璇的母親一大早就帶著年幼的她在路邊等著……快晌午時,終于等來了劉長旺所在的那輛綠卡車。車上的劉長旺,遠遠地就朝娘倆招手,生怕她們看不到他。情急中,他扯下救火時用來捂住口鼻的軍用毛巾,用力揮動。那個場景,深深地刻在了劉婧璇的腦海中。
 
“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我在這頭,母親在那頭。” 劉婧璇每次讀到《鄉愁》里的這句詩,她就會想到離家400公里外的父親。400公里不遠,卻是她和母親輕易無法跨越的距離。“家在這頭,父親在界河那頭。”后來,劉婧璇在日記中這樣寫道。
 
夏天是界河的明水期,父親所在部隊的巡邏艇此時出動得最為頻繁。也正因如此,父親錯過了劉婧璇小學期間的所有暑假。劉婧璇12歲那年暑假,父親第一次陪著她和母親飛往大連,一家人準備開始一場“踏浪之旅”??蓜偟胶_?,父親就接到消息,巡邏艇突發故障,拋錨在界河上。他焦急地打電話詢問巡邏艇的情況。劉婧璇和母親面面相覷后,誰也不敢打擾。接下來的幾個小時,一家人各懷心事、心不在焉。“不行,我得趕緊回去。”就像是終于等來了這句話一般,劉婧璇和母親松了一口氣。隨后,母親開始默默為父親收拾行李,劉婧璇看著那個熟悉的場景,扭頭走出了房間。
 
那天,劉婧璇一個人在外面待了很久。她記得,小時候,曾有一次,在和煦的春風里,父親和母親牽著被子的兩端,讓她躺在被子中央,隨著被子晃動。她聽著父親唱著歌,很快進入了夢鄉……這樣的時光,對于劉婧璇來說,實在是太難得了。她更多習慣于看著母親默默為父親收拾行李。
 
 
記憶里,父親總是像“候鳥”一樣往來于界河與家之間。劉婧璇有時候覺得,這么說也不太合適。巡邏艇才更像是父親另一個家。
 
父親的船艇部隊,每到草長鶯飛的五月,就會像“候鳥”一樣飛往界河沿岸執行巡邏任務,直到落葉紛飛的十月才返回。期間,父親和戰友們需要在船艇上24小時值班。不值班的時候,他們晚上就住在界河岸邊的石頭房內。連隊總碼頭隔幾天會開船送來一些蔬菜、牛羊肉。這些補給到了,大家就可以在石頭房外的地灶上做一些簡單的燉菜。
 
這些年,父親這只“候鳥”,駐扎的“家”越搬越遠,從廣袤草原到原始森林,距離劉婧璇從400公里到現在700多公里。歲月的痕跡悄然爬上父親黝黑的臉頰。他常笑著說,那是界河的航道。
 
2011年,恩和哈達河口組建新艇組,父親駕艇進駐。在他的描述中,那里是一個魚翔淺底、杜鵑花開紅遍山野、朝有晨霧晚見彩霞的“世外桃源”。如此美景,劉婧璇和母親在盛夏七月,懷著滿滿的期待,踏上了前往“桃源”的路。娘倆乘坐了13個小時的火車,直到傍晚才在滿歸小鎮歇下腳。母親問劉婧璇:“累不累?”劉婧璇搖搖頭,“不累。”可話剛說完沒多久,她就沉沉地睡了過去。第二天一早,路途依舊遙遠,坐大巴倒小客車,又翻了很長一段山路才來到劉長旺的執勤點。
 
出操、做飯、備航……父親的生活并沒有因為劉婧璇和母親的到來變得不一樣。一大早,帶上備好的干糧當午飯,解纜繩、撤踏板,馬達一聲轟鳴,父親和戰友們的巡航工作就開始了。下午返航后,他們就開始檢查設備、保養船艇。到了晚上,他們還要輪流站崗、看護船只。
 
劉婧璇想坐父親開的船,同父親一起去巡航。劉長旺拗不過,便帶上了她。馬達轟鳴,槳葉翻滾,船艇在蜿蜒的河道中穿梭,船艙外綠水青山、波光粼粼、鳥飛魚躍,船尾的五星紅旗在如畫的風景中飄揚。
 
忽然,船速慢了下來。“艇長,‘鬼門關’到了。”船員跑來向父親報告。
 
“我來。”父親一把接過舵盤,還沒等劉婧璇問出那句“什么是鬼門關”,眼前的景象就已經告訴了她答案。這是一條暗礁密布、水流湍急的航道。稍有不慎就可能觸礁,一旦遇上旋渦,船艇很可能沖上他國島嶼……只見父親穩穩操住舵盤,加速、減速、左舵、右舵……船艇在暗礁淺灘中靈活穿行,順利闖過險關。
 
那個七月,劉婧璇見到了父親口中的“桃源”真實的樣子。那是一個山連著山,嶺連著嶺,照明靠發電,用手機要找信號的“世外桃源”。父親的戰友們還熱情地教她唱他們編的順口溜:“一頂帳篷一口灶,兩條小船七人倒;深山密林生態好,蚊子瞎虻和小咬;阡陌交通聞犬吠,一天輪流三班倒……”
 
離別那天,劉長旺把娘倆送上客車。劉婧璇問父親:“你愛這個地方嗎?”父親回答:“沒想過。”“想過離開嗎?”“沒想過。”當車緩緩開動時,她一下子撲到父親懷里,哽咽著說不出話來,淚水浸濕了父親的軍裝。父親緊緊地抱著劉婧璇,親吻了一下她的額頭,輕輕說了聲“走吧”。大巴行駛,劉婧璇搖下車窗,看著父親的身影越來越小,直到消失到視線盡頭。那一刻,淚水再次模糊了她的雙眼。也就是從那時起,劉婧璇覺得自己第一次觸碰到了父親的內心。
 
 
在劉婧璇臥室的柜子里,整齊地擺放著父親的獎牌獎杯、證書獎狀和紙質的事跡報道:當兵26年,榮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4次,獲得過全軍士官優秀人才獎一等獎、二等獎,“全國邊海防工作先進個人”“全軍和武警部隊‘百名好班長新聞人物’”。
 
2013年1月,父親作為“全軍和武警部隊‘百名好班長新聞人物’”,來到天安門廣場觀看莊嚴的升國旗儀式。劉婧璇和母親也跟隨父親來到北京,一家三口第一次到天安門看升國旗,還在天安門前拍照留念。
 
五星紅旗迎著朝陽緩緩升起,劉婧璇轉頭,看到父親黝黑的面龐上有淚滴劃過。每次巡邏前,父親都會仔細檢查在巡邏艇上插著的五星紅旗是否牢固。而當父親在天安門廣場見到這面他無比熟悉的旗幟時,作為一名老兵,他還是落淚了。
 
“想過離開嗎?”那一刻,劉婧璇想起她曾經問父親的那個問題,答案漸漸清晰。
 
父親和更多的邊防軍人一樣,他們的堅守無需用言語表達。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們默默把根扎在邊防,站立成界碑的模樣。
 
2017年中考前,為了考上心儀的高中,她不斷給自己加壓。此前,從上學開始,劉婧璇的成績始終是前三名,連年被呼倫貝爾市評為“三好學生”。父親心疼劉婧璇,在電話里安慰她:“別給自己那么大的壓力,按照政策,爸爸還能為你加30分呢。”可倔強的劉婧璇卻告訴父親:“我不會用你那30分。”中考成績公布,她位列榜首,以呼倫貝爾市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了當地最好的高中。
 
去年寒假,劉婧璇和母親再次來到父親的部隊。得知她們要來,父親和戰友們早早便在營區門口等待。人群中,身著筆挺軍裝、手捧鮮紅玫瑰的父親格外搶眼。劉婧璇撲到父親懷里,母親則驚喜地接過玫瑰花。那天,冬日的陽光灑在一家三口的身上,劉婧璇心里也暖洋洋的,她又想起了兒時父親哼著歌,和母親搖晃著被子里的她的場景……
 
晚飯后,劉婧璇主動提出要為父親和他的戰友們獻上一首歌。“我站立的地方是中國,我用生命捍衛守候,哪怕風似刀來山如鐵,祖國山河一寸不能丟,不能丟!”聽到這首歌,這群鐵血漢子的眼眶濕潤了。
 
父親的一位戰友告訴劉婧璇,他的女兒上小學一年級,成績和她一樣優秀。
 
“想她們嗎?”
 
“哪能不想?可不敢讓她們來。咱這兒太冷,兩地溫差近70攝氏度。”
 
父親的另外一位戰友,拿著照片笑著說:“這是我兒子,帥氣吧?我每次回家呀,都會讓他靠在門上刻道印,去年這小子長了2厘米。”
 
劉婧璇注意到人群中有一位叔叔,他沒有加入這場對話,只是默默看著大家呵呵地笑,偶爾陷入沉默。后來,父親告訴她,每次過年,他都主動把名額讓出來,讓戰友們回家團圓,他自己已經五年春節沒有回過家了……課本里太多描述戍邊軍人“醉臥沙場君莫笑”的鐵血丹心,但當劉婧璇走近他們,她才真正讀懂了他們的俠骨柔情。在他們內心中,祖國的安寧是最大的幸福,人民的需要是最大的榮光;一家不圓萬家圓,一人辛苦萬人甜。
 
夜深了,一輪圓月泛起冷冷清光。戰士站在高高的哨塔眺望著遠方,一陣朔風吹來,好似吟唱《八千里邊防大北疆》。
 
一個夢,在劉婧璇心里深深扎下了根。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
Tags:勞聯 紀德力 勞務外包十大品牌 勞務派遣 人事代理 責任編輯:laolian
】【打印繁體】【投稿】【收藏】 【推薦】【舉報】【評論】 【關閉】 【返回頂部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 
上一篇想你,冬去春來 下一篇二十年后謝恩人

????

???????: ????: (????????)
?? ? ??:
???????:
???????:

相關欄目

最新文章

全國免費服務電話:400 000 7199

集團電話:4000007199 監督服務電話:18153207199

地址:青島市高新區招商網谷基金谷2號樓201 企業郵箱:[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勞聯網絡  [email protected] 2011-2015 By 青島勞聯集團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魯ICP備13026635號-1  聯系我們

 

 

我要啦免費統計
广东快乐10分钟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