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將軍韋統泰將毛主席題詞作為傳家寶
2020-04-15 10:05:17 來源:聯系電話18153207199 作者:記者林云 【 】 瀏覽:166次 評論:0
 
 
   多年前,我還在曹縣武裝部工作,我從家鄉曹縣去國防科委干休所看望韋統泰老將軍。問到毛主席的題詞,大半生戎馬征戰的老將軍,引我來到他簡樸的臥室,指著鑲在鏡框里的一頁小紙片兒說:“戰爭年代,什么都丟了,就它沒有丟。”細看這頁小紙片兒,僅手心大小,紙的四邊已卷損,表面還留有水浸漚過的痕跡,紙上的細橫線格也已模糊不清,惟有毛主席那豪放挺勁的題字“光明”仍色澤鮮明,甚至疾書時的一絲絲飛白都清晰可見!

韋統泰祖父是光緒年間進士。韋統泰6歲讀私塾,1936年考入省立菏澤第6中學,1936年考入濟南高中。當日寇鐵蹄踐踏我國大好山河的時候,正在山東家鄉讀書的韋統泰毅然投筆從戎,抱著抗日救國的熱忱和追求真理、追求進步的理想,他長途跋涉兩千多里,幾經險惡從山東菏澤曹縣奔赴延安,投入革命懷抱。
    1938年8月他終于來到延安。之后,他被分配到“抗大”總校第六大隊。要離開延安去洛川前,大家非常想見毛主席,便找隊領導提意見,他答應請示一下。第二天晚飯后,突然響起哨聲,大家忙到大院空場上集合。隊長隨即告訴大家,毛主席一會兒就到,聞之,大家都高興地跳了起來。少頃,便看到帶著一個警衛員的毛主席健步走來。主席面容瘦黃,頭戴八角帽,一身灰色軍裝,膝蓋上還有兩塊補丁。主席站到事先準備好的八仙前先反問大家來“抗大”考沒考試?緊接著他替大家回答道:“你們走了幾千里路來延安就是很好的考試嘛。”主席隨后還講了“抗大”宗旨,號召大家要努力學馬列主義,學抗日道理,學軍事技術,掌握好打日本鬼子的本領。那天,主席講了一個多小時。最后,不知是誰最先帶頭,大家一下圍上去,紛紛掏出筆記本請毛主席題字留念。這頁“光明”就是主席那天題寫的。

  抗大畢業后,韋統泰被分配到晉察冀軍區,當過班長、排長,以后從事偵察工作,任晉察冀軍區第一軍分區二十五團司令部偵察參謀,第一軍分區司令部偵察參謀,偵察股股長,后任第二十五團參謀長。1938年在延安抗大時,毛主席為韋統泰題寫了“光明”兩個字。他將之作為人生的目標和座右銘,歷盡千難萬險,經過千百次戰斗,丟棄了好多東西,唯獨把這張紙片保存了下來;后來又將其作為禮物送給新婚的愛妻王志敏。
  老將軍來到晉察冀抗日前線,那時環境很艱苦,尤其是1942年的“五一”大掃蕩和1943年的秋季大掃蕩,幾乎每天行軍打仗,無論是在滹沱河邊、狼牙山上,還是在地道里、青紗帳中,在同日寇浴血戰斗的歲月里,他一直把這頁毛主席的題詞放在貼心口的衣袋里,有時被水濕透了,他就用雙手夾著讓體溫將它慢慢烘干。有一年,在敵后過新年,他還將毛主席給他的題詞用蠟版描下來分送給戰友們。在抗戰最艱苦的歲月里,毛主席的題詞更堅定了他和戰友們勝利的信念,正像當時一首歌中唱到的“同志們,向太陽,向自由,向著那光明的路……”。
 
   解放戰爭時期,任冀察熱遼軍區特務一團副團長兼參謀長,第二十七旅七十二團副團長兼參謀長,熱東獨立團副團長,東北野戰軍第八縱隊二十四師七十二團團長,第四野戰軍四十五軍一三五師(師長丁盛、政委韋祖珍)四〇五團團長。韋統泰在梨樹溝門戰斗中,發現情況變化,不待命令,迅速搶占制高點,為保證殲敵起到重要作用,受到上級表揚。攻打天津時,韋統泰團經過一個小時激戰,攻下民權門外的范家堡,全殲守敵一個營。在衡寶戰役中,135師遠離軍的主力,穿插到敵人重兵的后方,由野司直接越級指揮135師作戰。師長丁盛命令405團在黃土鋪以北牛形山一帶選擇陣地,截擊敵人。團長韋統泰發現黃土鋪有敵人行軍,他一面向師部報告,一面調動部隊跑步行進 4公里,將敵人攔住,未等上級命令,將全團9個連一字排開,全線發起沖鋒,主動攻擊敵人。這股敵人正好是白崇禧“鋼7軍”軍部和直屬隊,韋統泰指揮部隊猛沖猛打,殲滅敵軍部和軍部直屬4個特種營,生俘敵軍參謀長,是為衡寶戰役中著名的“腰斬七軍”。全團記戰功一次。
   老將軍的夫人王志敏同志也常講起一件趣事。1948年,她與時任團長的韋統泰在遼西昌圖縣訂婚,“當時不興送戒指,他一高興,便將自己珍藏了十年的小紙片兒送給我作紀念。我知道那可是他的寶貝呀!果然,我們剛一結婚,他就給要回去了。”老將軍為此還專門寫了一書《戰斗歲月》。該書是由其自費印刷的,除送老戰友外,主要是留給子女。老將軍還常向朋友們講:“我特意將主席當年給我的題詞印在書的首頁,就是想說,沒有毛主席,就沒有我們黨的成熟,沒有新中國的創立。我們這一輩子沒有什么像樣的遺產,這頁毛主席題詞就算是我們留給子女的傳家寶吧。” 
   建國后,韋統泰擔任135師參謀長、副師長。1953年54軍入朝,韋統泰任志愿軍54軍135師副師長、師長、1954年任54軍130師師長,1956年任54軍副軍長,參加了朝鮮西海岸反登陸作戰準備、1953年夏季進攻戰役、金城戰役,獲朝鮮二級自由獨立勛章。1958年,54軍回國。1959年54軍兩個師進入西藏,韋統泰奉命進藏。
 
  參加對印自衛反擊戰。1962年11月,印度軍隊向我國西藏山南地區的西山口、昌都地區的瓦弄等地全面反撲。中央軍委決定在中印邊界東、西兩段進行第二次自衛反擊戰。為加強東線作戰的指揮,決定組成昌都地區分前指,由54軍軍長丁盛少將、副軍長韋統泰大校、副政委鐘池少將、政治部主任藍亦農大校、昌都軍分區司令員郄晉武組成,指揮4個團的兵力向瓦弄地區反擊。11月14日,印軍向54軍正面部隊發動全線攻擊,丁盛、韋統泰指揮右翼1個團在察隅河西岸向瓦弄扎公突進,不到兩個小時時間,便奪占了扎公,將印軍在察隅河兩岸的兩個營分隔,左翼4個連在察隅河東岸攻下80高地。印軍11旅旅長深恐被“包餃子”,向所屬部隊發出全線后撤的命令,旅長本人隨印第4軍軍長乘飛機逃跑。
  韋統泰1960年入高等軍事學院基本系,1962年畢業。任54軍軍長、昆明軍區副司令員、1970年4月,由昆明軍區副司令調任國防科委副主任兼七機部軍管會主任、黨的核心小組組長(相當于部長),后受四人幫迫害,被軟禁在北京地質學院兩年零八個月,在此期間,他光明磊落,信念不移。1982年離職休養。1955年授予大校軍銜,獲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二級解放勛章。一九六四年晉升為少將軍銜。2013年6月27日9時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5歲。 其子韋亞南,任職解放軍總裝備部 ,大校軍銜。
 韋統泰父子是曹縣的光榮。老將軍韋統泰對曹縣感情很深,講起曹縣縣城的歷史和石蛤蟆街、大石橋、小石橋、白衣閣橋、大隅首、三山加(夾)一井、護城河李家林等名勝古跡滔滔不絕。他說:明正德四年(1509),黃河決口,曹縣城被水圍,僅露數尺。六年,知縣易謨乘冬季水涸,筑堤護城。次年黃河又決口,護城堤蕩然無存,城仍受淹。因淤沙積高幾與城平,故四門不通,行人出入多由城上。城內卑濕不堪居住,人多遷至高處。八年,知縣趙景鸞又調集民工,筑堤修城。為時兩月,工程告竣。城墻高出原先丈余,厚度加倍。又于靠近原城門處新建四門,門名依舊,上面建成城樓。在城外1里多處建護城堤,周長7.5公里,寬30步,高丈余,外下樁橛如雁行,以防風浪蝕土壞堤。堤內植楊柳,縱橫成行,以防堤土坍塌。堤外建鋪舍,使夫役看守。是年七至九月,黃河漲水四五次,均至堤而止。嘉靖二十六年(1547),黃河暴漲,城墻又被沖決。后屢經修補,又加黃河南移,離城漸遠,城、堤遂免水患。隆慶二年(1568),知縣蔡壁復加增修,城垛口改用磚砌。萬歷十二年(1584),知縣劉不溢增建角樓四座。十八年,知縣錢達道又增筑之。天啟二年(1622),為防備白蓮教義軍攻城,又于四關建敵樓四座,并圍以垣墻。崇禎十二年(1639),知縣霍達奉旨修城,改土城為磚城。后知縣郭萬象又將四座直門改為“扭頭門”,南門外城門向東,北門外城門向西,東西外城門皆向南。甕城、門樓、角樓、戍鋪均用磚砌成,并加深加寬護城河,于城周設牛馬墻。南門甕城內有石碑一座,鐫有“孔子過化之地”6個大字,乃萬歷年間知縣錢達道所立。清咸豐八年(1858)八月,捻軍圍攻縣城,東城門南側城墻有數丈缺口,捻軍由此攻入。后知縣茅篪率眾修補缺處。光緒八至十年(1882—1884)間,除修補城墻外,還先后在東南城角上建奎星樓;在東城門南側城墻上建文峰塔,西門北側城墻上建武峰塔,二塔均高七層,遙相對峙。至此,曹縣城池建筑歷400年后臻于完備。1927年12月5日,北伐軍孫良誠部吉鴻昌師圍攻縣城,至翌年1月31日將城攻破,城樓、奎星樓及文峰、武峰二塔悉毀于炮火,城墻亦殘破不堪。北伐軍為防匪,又對城墻進行修補。1938年10月,日本侵略軍侵占曹縣城后亦修補城墻,并加深加寬護城河,河外設置鹿角寨,吊橋兩旁架起三角架鐵絲網,又在原城門樓處建平房3間。1945年9月11日,中共冀魯豫軍區部隊與地方武裝包圍縣城,經苦戰,于19日將城攻克,后發動民眾將城墻拆除。1946年9月,國民黨孫性齋部進駐曹縣城后,又驅使百姓修整城垣,一月后城垣高厚如故。1947年1月,解放軍三野一縱一旅攻克縣城,又將城墻拆除。1958年,中共曹縣縣委提出建設城墻規劃:“外栽柳,里栽楊,中間栽上果木行;葡萄路,玫瑰墻,牡丹、芍藥栽兩旁”。規劃實施后,城墻上果木茂密成林,葡萄夾道成行,鮮花盛開清香撲鼻。果品既滿足了人們的生活需求,又增加了社會財富。
   老將軍韋統泰對我說:相傳在很久以前,有一只大蛤蟆從河里爬到一個街上來,正巧發了大水,洪水一浪高過一浪,房屋被沖倒,大樹被連根拔掉??墒沁@條街上卻沒有受到損害,人們都來這個街上避難。這時,人們才發現,原來水漲街就漲,許多人都說是這只蛤蟆救了大家。后來,人們就在這條街的街頭上用石頭刻了個蛤蟆,給這個街取名石蛤蟆街。明代建城時,在連接東南角、西南角兩池塘的河上修橋,當時叫土橋、白蓮閘。萬歷年間重修。光緒十年(1884),知縣陳嗣良、典史馮耀南組織富戶捐建新橋,橋上建兩層樓閣(20世紀二十年代末于閣中設報時大鐘)。閣南面塑文昌帝君像,北面塑白衣大士(觀音)像,上書“瞻云樓”,人稱白衣閣,橋也就稱白衣閣橋。(作者 林云 中國勞動保障報特約記者 郵寄地址:山東省青島市華中路66號高新區青島網谷勞聯集團電話18153207199 郵編266000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
Tags:勞聯 紀德力 勞務外包十大品牌 勞務派遣 人事代理 責任編輯:laolian
】【打印繁體】【投稿】【收藏】 【推薦】【舉報】【評論】 【關閉】 【返回頂部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 
上一篇屢入虎穴的敵工部長程亮 下一篇毛主席重視發展中醫

????

???????: ????: (????????)
?? ? ??:
???????:
???????:

相關欄目

最新文章

全國免費服務電話:400 000 7199

集團電話:4000007199 監督服務電話:18153207199

地址:青島市高新區招商網谷基金谷2號樓201 企業郵箱:[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勞聯網絡  [email protected] 2011-2015 By 青島勞聯集團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魯ICP備13026635號-1  聯系我們

 

 

我要啦免費統計
广东快乐10分钟系统